被嫌弃的时迁的一生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娱乐资讯
骨软身躯健,眉浓眼目鲜。
偷营高手客,鼓上蚤时迁。
一个究极好用的工具人,一名轻功卓凡的飞行家,一位战略刺探的顶级尖兵。
时迁的能力不可谓不强,但他的梁山弟位却一直非常稳固。
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在忠义堂中一直排名垫底,他算不算是一名合格的梁山好汉呢?
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。
一、出道即低谷
目睹了杨雄杀死潘巧云的过程,时迁半要挟、半恳求的抱上了两位哥哥的大腿。
听说那个叫梁山的地方,是好汉们的天堂。
自己这样有本事的技术人员,前半生高来高去,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大茶饭,是时候找一个舞台,发挥自己的能力了。
心细如发是顶级小偷共同的优秀品质,有了这样的法宝,才能在一照面的时候,就知道对方是不是有钱人,大概率把钱放到哪个兜里等细节问题。
在祝家庄吃饭的时候,时迁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两位哥哥没有肉吃的烦恼,为了做一名称职的小弟,他第一时间把魔爪伸向了那只美丽的萨拉热窝鸡。
没想到好心酿成大祸,梁山的第一次下山借粮战役,由此拉开序幕。
时迁被五花大绑,看着祝家庄的人磨刀霍霍,他原本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,他的胸中燃起了火焰,生不能当梁山好汉,死也要当梁山好鬼。
可是做梦也想不到,梁山大军真的出动了,传说中的及时雨宋公明哥哥,居然真的为了自己,带着那些超级英雄下山了?!
那一夜,祝家庄外喊杀声震天,囚车里时迁热泪盈眶,一想到这些人是为了自己在拼杀,他就感动的浑身发抖。
他想起在江湖上听到的传说,英雄上山,都充满了神圣的仪式感。
英雄桀骜不驯的说:你要杀就杀。
宋大哥一把扯下自己的外套,披在英雄的肩头,深情款款的说:How could?哥爱你还爱不过来!
英雄瞬间泪目,两人紧紧相拥。
这套流程不知被多少人传了多少遍,那是一个英雄独享的荣耀时刻。
跟随着几位一起坐牢的哥哥,时迁终于也来到了梁山。
见到了宋大哥,他比想象中还要黑,但这丝毫不影响时迁的崇敬之情,他在等着属于他的那一刻到来。
只见宋大哥紧紧握住孙立的手说:
兄弟,来的太及时了,没说的,登州梁山是一家!
又见宋大哥更紧的抓住扈三娘的手说:
妹妹,全家死光不可怕。有哥在,梁山就是你的家!
所有新上山的好汉,都得到了大哥的亲切慰问,唯独时迁被晾在一边,仿佛是一团不合时宜的空气。
可是自己分明听到,大哥瞥了自己一眼后跟军师的低头耳语。
那句话好像是:这种TMD废柴,早晚用得着!
不,肯定是我听错了!对,忘掉前半句吧。大哥是说:我这种人才,早晚用得着,这是要看我表现,这是在给我机会。
二、好汉的定义
上山前发生的事,时迁是后来才听石秀说的。
晁天王听说他冒充梁山好汉偷鸡,气到发疯,杨雄石秀差点儿当场去世。
是宋大哥力排众议说要带兵下山,他曾目光坚定的说,来了就是梁山人!
虽然心里感激宋大哥,但眼下梁山还是晁天王话事,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,时迁准备当面跟晁天王表表忠心。
其实,他一直很崇拜以晁天王为首的“生辰纲七武士”。想当年,黄泥岗上,青天白日,兵不血刃的把十万贯金银珠宝拿下,这是什么样的神仙操作?!
但是当他向晁天王表示自己钦佩之情,夸他们是盗圣附体、神偷再世时,却被当众呵斥,差点儿被几个兄弟暴打。
晁盖愤怒的说:好汉取不义之财的事,能叫偷吗?你先把好汉这个概念搞懂,深入领会下梁山精神,再来和我说话。
惊恐的时迁逃出了聚义厅,他不懂,他也真的不敢问。为什么自己偷十贯钱就是小偷,他们偷十万贯就是好汉?
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好汉,时迁在梁山开始了认真学习。
他转到李逵面前,讨好的问逵爷有什么爱好?
黑丝边磨斧子边问他:你杀过几百人?
时迁惊得目瞪口呆,杀一个人已经了不得,怎么还能以百为单位的吗!
又转到孙二娘负责的酒店门口,时迁想女性应该会温柔一些,果然孙二娘充满了母性关怀的询问:
时迁兄弟,没吃饭吧,刚出锅的人肉包子要不要尝尝?
时迁借口身体不适离开了现场,跑出门吐了好久。
慢慢他总结出一些规律,这里急需不要命的人才,崇尚能打能杀刚正面的疯子,就算要钱也得明抢,不能暗偷,这大概就是梁山精神。
杀人吃人的逆天操作,时迁承认自己确实学不来,看来只能往不要命的方向加把劲了。
三、玩儿命
盗贼是不喜欢玩儿命的,时迁的师父就这样告诫过他,偷东西拼的是技术,不流血。
可是自己的想法和企业文化发生了冲突,不变只能被淘汰。
身为一名上进的盗贼,时迁决定转型。
梁山要破连环马,
连环马怕钩镰枪,
耍枪法需要徐宁,
赚徐宁需要偷东西。
有些高大上的事情,少不了用下三滥的手段。
前者鄙视后者,却又利用后者。
对于这个case来说,梁山的成败其实集中在了偷东西这一件事上,众位兄弟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到了时迁身上。
一时胸中热血激荡,时迁站了出来说:
I 'll carry you!
人群中响起一片,不知道是夸还是骂的附和声:
太对了,小偷不去谁去?
时迁兄弟天生就是干这个的!
……
时迁听着这些话,感觉很不舒服,这件事严重违背了盗贼指南。
通常来说:一不偷官、二不偷武功高手、三不偷传家宝。
这次是三大忌讳都犯了,可是为了融入企业文化,顾不得许多了,何况宋大哥这次破天荒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那一瞬间,时迁感觉天亮了,就是死于这次任务也不冤!
在徐宁家上蹿下跳,闪转腾挪,差一点点就被发现,时迁到底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宋大哥率领梁山全体同仁,恭迎徐宁的上山,点烟递茶关怀备至。
可奇怪的是,梁山不愿意再提时迁盗甲的事情,吴军师曾经专门辟谣过:
徐教头是自愿来帮助我们梁山的,什么传家宝被盗事件,纯属一派胡言!
时迁好像被忘记了,他想,或许是因为这次的功劳不够大?这次的成果不够显著?
没有关系,再接再厉。
换个姿势,再来一次。
梁山要赚卢俊义,
卢俊义被关在大名府,
宋大哥要带人攻城,
攻城需要内应。
做戏要做足,“拯救大佬俊义”的最后一场关键大戏,就是宋大哥带领众兄弟杀进牢房,救被他陷害到不能再惨的卢员外于水火。
那天是元宵佳节,大名府的夜空被漫天烟花衬的五彩斑斓。
吴教授说:现在有一个任务,我们要在城里制造混乱,里应外合攻下大名府。只是这个潜入任务极度危险,可以说是九死一生,哪位兄弟愿意去。
时迁又站了出来,重兵把守的城镇,前所未有的难度,其实他怕的要命。
但是这一回,他豁出去了,他想大哥当面夸他一次,他想在众位兄弟面前好好露一把脸。
于是,在处处张灯结彩的那个夜晚,小偷时迁避开所有守卫耳目,在翠云楼结了冰的斗拱飞檐上,背着一个装满燃料的炸药桶,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高空点火作业。
城外的梁山大军得到讯号杀进城来,卢员外获救了,这是一场完美的演出。
大家在夸,夸石秀那句经典台词真够劲儿:
梁山好汉全伙在此!
夸卢员外深明大义,一请就来不摆姿态。
大家甚至都没有注意到,只有时迁在自言自语。
他说:我这回,算英雄吧?
四、正能量
时迁没有放弃努力,在攻打曾头市的战役中,他仍旧肩负着极为危险的侦察任务,给地上一个又一个的陷阱暗坑做上标记。
梁山又一次胜利了,该大排名了。
时迁非常有信心,他听说宋大哥刚上山时就立下了规矩,不管上山先后,一律按照功劳大小定座次。
自己这几波操作,不敢说是大功劳,那太狂了,也就是中等功劳吧,主要的几场恶仗都有自己的参与,这排名想靠后都不可能啊!
身为一个从不失手的盗贼,他永远恪守着保守精神,他给自己的定位大约在天罡的末尾。
不说别的,就说解珍解宝这俩打猎的,为梁山做过什么贡献呢?比得上我时迁吗?
乐和宣读排名的声音分外悦耳,时迁竖起耳朵听着。
听到天罡结束了,没有自己。
听到地煞过去一半了,还是没有自己。
眼看名单要结束,正在时迁快要昏倒时,他听到了:
No.107 时迁
紧随其后的是最后一位段景住,一名偷马贼。
不得不说,排名次的人还是非常人性化,因为时迁偷的是人,段景住偷的是牲口,所以险胜一票。
时迁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过来的,只是浑浑噩噩的跟在众人身后,站在最后一排。
身为地煞一哥的朱武看到,因为担心时迁自杀,主动找他喝酒。
时迁反复表示自己很委屈,实在想不通。
朱武说:想开点儿吧兄弟,没给你划到喽啰里面,就烧高香吧!要招安,你一个盗贼身份进好汉,老实讲,大哥是顶住了很大压力的。
你看看,现在公司上上下下,最威风的就是那些投降名将,其次就是江湖上有名声的好汉,要上市嘛,偷东西这种负面新闻怎么能出现呢?
对了,你以后最好不要说自己是小偷,可以说是退役跳高运动员,失业的攀岩选手,捉奸的私家侦探之类的,招安的特派员马上来了,梁山需要正能量,Understand?!
朱武走后,时迁沉默了很久。
五、盗贼末路
安道全医术惊人,战地救护经验丰富,被太医院特招了;
乐和再也不唱“英雄杀人歌”,他学会了不少新曲子,被皇家音乐团招募进男中音组;
被嫌弃的时迁的一生
萧让和金大坚这两位了不得,因为书法雕刻技能出众,被吸收到徽宗陪玩团,现在一般人是见不着了。
以前时迁和这几位关系最好,大家都属于来真格走在最后的那种,仗着一技之长,在山上混口饭吃。
现在兄弟们都有了好归宿,往日热闹的工具人组,此时冷清异常,时迁是最后的留守者。
要出征打方腊了。
他无数次幻想着,自己会死在某一次战斗中,最残酷,最壮烈的那种。能像武松、鲁智深那样战场杀敌,能像逵爷那样疯狂收割。
哪怕战死沙场,就像涌金门前的张顺,被射成一只刺猬,那又怎么样呢?
宋大哥会含着泪为自己念吴军师写的悼词,众位兄弟会一起下跪为自己送行,梁山大军齐喊三声:迁儿爷,一路走好!
如此一生,才是好汉的一生。
可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自己居然躲过了所有的明刀暗箭,
陷阱滚石,在大军死伤惨重的情况下,保全了性命。
那一刻他重新燃起了希望,眼看着宋大哥身边的人越来越少,刀枪棍棒斧钺钩叉自己占个“忠”字,是不是该到自己的出头之日了?
以后自己就可以为朝廷效力,成为八十万禁军的潜入训练教官,那时候,才真的抬起头来做人了。
可是现实残酷的就像一场玩笑。在即将享受胜利果实的班师回朝途中,时迁太高兴了,结果死于一次暴饮暴食后的急性肠胃炎。
估计连这种死法,都能沦为残余梁山人的笑柄,好汉们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,谁见有人因为这而死的?
宋大哥听说后也轻轻地一笑说:
这大概就是做贼的骨头吧。
时迁临终时,托人捎口信给金大坚,想让他帮忙在墓碑上刻一句话:
他不是什么好人,只是不想那么坏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